欢迎访问东莞市卓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网站!
东莞市卓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专业电解电容供应商
阿里巴巴商城联系我们:0769-82797746
铝电解电容产品分类
低压电解电容
中高压电解电容
高频低阻电解电容
低阻抗长寿命电解电容
长寿命电解电容
超长寿命电解电容
无极性电解电容
PET电解电容
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周宇新作案疑因事业受挫、负债 想一一杀掉债主

周宇新作案疑因事业受挫、负债 想一一杀掉债主


 4月14日,辽宁省鞍山市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在鞍山市宁远镇二台子村的百客多家大众浴池和紧邻的一家洗车店内,发现有10人被杀致死。 这是4月15日拍摄的案发现场外部。

  毗邻城市,大阳气村有三家私人办的工厂,周宇新去年年初办的“鞍山市宇新电控修造厂”,是其中规模最小的一家。

为办厂向亲戚借数十万

  修造厂位于村西,占地约四五亩。给厂子免费看门的张老汉说,厂子去年开始修建,但至今大部分厂房都没有完工。大部分厂房都没有屋顶,塔吊锈迹斑斑,唯一值钱的铲车也是借来的。

  张姓老汉介绍,前几年,周宇新在村的河东边办了一家修造厂,盈利颇丰,“能攒下十几万”,去年,因为哈大高铁征地,周宇新将厂房迁到了河西,在自己岳父闫利斌承包20年的水稻地上修起了厂房。

  由于办修造厂花费巨大,周宇新向很多亲戚都借了钱,“利息比银行高多了,好多人都把地抵押了换钱借给他。”一位知情村民说。

  闫利斌的父亲,87岁的老人闫志新(音)证实了周宇新向闫冰的弟弟借了5万元,“还管我借了2500!”

  关于借钱的总数,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据他所知,“大概借了有四五家,每家都有四五万。”二台子村村委会提供的数据是二三十万,两者相符。

  建厂亏损连开门店

  修造厂后来无法盈利,周宇新转而在二台子村投资一家浴室和一家洗车房。两间门面挨着,年租金一共10万左右。

  “他胆子很大,别人遇到困难会停下犹豫,他却会变本加厉地投入。”村民赵先生说。店里生意很冷清,但周宇新仍想再开一家店面,“他跟我们说,因为欠债,所以要多开门面赚钱。”二台子村村委会的一位负责人说。

  “他从前挺有钱的,一下子欠了这么多的债,我想是不是心理压力太大,受不了才做出这种事。”周宇新的舅舅韩玉柱说。

  周的岳父闫利斌也认定这一说法:“他(周)杀人的主要动机就是欠债。欠了几十万还不上。具体多少我不清楚,我闺女也没说。但事先我们一点征兆都没发现。

  妻子上网聊天引家庭矛盾?

  鞍山公安局一名参与办案的警察告诉记者,目前还不能确认周宇新的杀人动机,只有审讯后才能确定。

  二台子村村委会的一名负责人说,他们此前曾听说过周宇新的家庭矛盾:由于闫冰喜欢上网聊天,周宇新十分不满,并对闫冰产生了怀疑。大阳气村的部分村民表示听说过类似传言,但并不相信。闫冰的亲戚对此予以了否认,他们认为周、闫二人感情很好。

  村民对周作案动机的另一个推测是,周宇新可能是因为突发精神疾病导致行为失常。周宇新的母亲韩玉晨早在20年前就因为精神病发作离家出走,至今不知去向。周宇新有家庭精神病史。

  周宇新的舅舅韩玉柱说,虽然周宇新从未发作过精神病,但他自己也怀疑周宇新在压力下突发精神疾病,因为周一直表现得十分稳重。

  -周宇新其人

  在亲戚和邻居眼中,周宇新貌不出众:1米65的身高,圆圆脸,小眼睛,黑皮肤,“算不上好看”。

  周围人对他的评价是:没有坏毛病,平时话不多,但又很会说服人,做事很有一套;会做生意,能赚钱;宠老婆、疼孩子。

  “他是个老实孩子,从不吃喝嫖赌。”周新宇妻子闫冰的姑姑也如此评价他。

  就是这个“老实孩子”,却和连夺10条性命的杀人疑犯联系在一起。

  “他话不多,但很能说服人”

  周宇新和妻子闫冰都是鞍山市宁远镇大阳气村人,距案发的二台子村不过二三公里。周宇新从小被父亲带大,技校毕业后,去过二台子村打工。有村民说,他对电器维修技术很在行,曾在二台子村旧货市场开了一家电器维修店。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案发前,周宇新称得上是大阳气村的杰出青年――年纪轻轻,好几次自主创业。

  在村民印象中,他为人随和,但做起事来颇有魄力。

  周宇新曾在二台子村河东开修造厂,一度生意不错,他想继续扩大生产规模。向亲戚们借钱,许诺高额利息。

  与他相熟的赵姓老汉说,小周很会做事,一个大厂子资金投入可能上百万,他自己只有几十万的积蓄和拆迁款,但他“很会说服人”,很多亲戚都解囊相助。

  昨日,大阳气村,周宇新的工厂大门前。“宇新修造,飞跃无限”的标语牌很醒目。土路尽头,塑料板墙上,还有个“西门子战略合作伙伴”的标语牌,可见周宇新的生意头脑。

  曾与岳父拳脚相向

  多位村民证实,当年,正是因为周宇新“能干”,他未来的岳父闫利斌才支持女儿闫冰嫁给他。

  闫冰模样俊俏,是村里的美女。嫁给周宇新后,两人生了一个儿子。

  在邻居们眼中,周宇新宠妻疼儿,10岁的儿子,被他视若至宝。

  但有村民称,他曾和老丈人动手打架。原委不得而知。

  很多村民猜测,正因为这次冲突,才在他和岳父之间心存芥蒂。

  约债主去店铺“谈事”

  但直到现在,村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在这个老实人心里埋下了如此仇恨。

  警方通过查话单,发现14日早晨,周宇新给岳父闫利斌打电话,叫闫来自己的店铺谈事,但闫有事没去。

  周宇新也给房东打电话,房东一家来后,顷刻殒命。

  在杀死10人后,有村民向警方作证,周还驾车来到岳父居住的大阳气村,寻找他岳父,但因其岳父下地干活,未果。

  赵老汉说,他还听村里很多人说,凶案当天早晨,很多借钱给周宇新的人,都接到了相同要求的电话,但大家都因有事没去,侥幸躲过一劫。

  村里猜测,周忌恨债主,想一一杀掉他们。

  但他的儿子周英浩未能幸免。14日早晨,周英浩的老师打电话询问“孩子为啥没上学”,周宇新并未显出慌张,只回答“孩子肚子疼”,骗过了老师。

 

关闭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阿里商城
阿里商城一
阿里商城
阿里商城二
阿里商城
阿里商城三

扫一扫访问手机站